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年香港四不像正版 > 白前 >

三张珍藏药方 一世感念恩情

归档日期:05-08       文本归类:白前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年初一那天,名老中医施小墨先生正和一家人欢欢喜喜过春节,突然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

  电话里传来一位老人的声音,他说自己是成都的钟衍兰,今年已经92岁,几经周折,才打听到施老的电线岁,是宝成铁路局的技术干部。当时他患咳血和气喘病,每月大口吐血一两次,此病迁延数年,并且越来越严重,于是他去了成都四川医学院附属医院,被诊断为支气管扩张。医生建议他三个月后再复查,以决定是否需要手术,也就是开胸检查。

  钟衍兰老人继续说道,那时他年轻轻的,不想动手术,所以他来到北京,住在朱家胡同的一个小旅馆里,想向慕名已久的四大名医之一的施今墨大夫求医问药。刚到北京的他,并不知道施今墨大夫的诊所设在何处。他向旅馆门口的三轮车夫打听,谁料车夫直接就说:“我拉您去吧。北京城谁不知道施今墨大夫!”就把他拉到了东绒线胡同施今墨大夫的诊所。

  诊所里坐着很多病人。终于才轮到我了。老大夫非常温和,而且,见到每位病人还都站起身来。给我长时间把脉之后,老大夫说,我就是支气管扩张,不用害怕,完全可以治好。就给我开了方子,让我吃一个月中药,然后再来复查。

  我就在前门大栅栏的同仁堂抓了中药,并请药铺帮我代煎。坚持服药一个月后,奇迹出现了——我居然没有再吐血,而且喘病也好了很多。

  我再去看病。施老大夫很高兴,给我换了另一张药方。说我这是慢性病,给我改开了丸药。吃了半个月,我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就准备回成都啦!

  临行前,我又找了施大夫。他又给我换了一张药方,让我回成都后坚持再吃50天药。就这样,我带着抓的一包包中药和丸药,信心满满地回到了成都,并且,我遵照施老大夫的嘱咐进行服药。从此告别吐血和气喘,我健健康康地活到了今天。

  对于施大夫的有效治疗,我既非常佩服,又非常感恩。因此,我想把施老大夫给我开的三张珍贵的药方贡献出来,一是表示我对于施老大夫医术医德的敬畏和感恩,二是盼望你们对药方进一步研究,给与我症状相同的患者提供治疗依据。我希望你们能来成都。不知道这个要求是否过高?”钟衍兰说。

  听完这长长的一通电话,施小墨非常激动,表示自己很快就会去到成都,请钟老放心。

  元宵节刚过,施老便同自己的两个学生一起飞往了成都。天正下小雨,却丝毫不影响他们的行程——马不停蹄打车赶去钟老家。敲开门,看到92岁的钟衍兰老人果然精神矍铄,满面红光,声音洪亮,热情洋溢。初见面的施钟二人热烈拥抱。

  坐下以后,钟老先生打开了话匣子:去北京之前,他年仅26岁,却已经咳血7年。自己非常痛苦。没承想去了一趟北京,吃了月余中药,病居然诊清了疗好了,从此之后的65年中,再也不曾犯病,既不咳血了,也不气喘了。到现在,除了腿脚有点不太利落,其他没毛病,血压、血糖、血脂也都非常正常。

  “每想起施老,感恩之心油然而生。所以想着,我一定要把施老给自己开的方子献给自己的恩人。”

  钟老介绍,为保存好这三张珍贵的老药方,自己专门打了柜子,里边设计了一个夹层,把三张药方锁在里面。之所以如此郑重,一是怕自己万一再咳血好照方抓药,二是觉得这些药方是自己同类病患的灵丹妙药,非常有保存价值。

  施小墨和弟子十分感动,他们和钟衍兰老人合影留念,接受了钟老赠送的施今墨大夫的三张珍贵药方。

  前几天见到施小墨大夫,提及去成都接受药方这件事情,施老激动依然。他说,看到自己父亲的药方,非常震惊。真的是看了又看,学了又学,仿佛上了一堂生动的教学课。

  先父那第一张药方,主要是降气、润肺、平喘、止血。我们也会开这样的方子,但是老大夫这个方子认真,复杂,面面俱到,特别是运用了“对药”,就是疗效基本相同,但在阴阳、虚实、润燥方面又有所不同的一对药放在一起以增加疗效。比如说白前和百部,都是降气止咳的药,两药结合在一起,互相补充,疗效就增加了。接着先父又用了紫苑和化红两药。紫苑又名还魂草,是一味很有力量润肺化痰的药,而化红就是陈年晾干了的柚子皮,同样是润肺化痰之药。把这两味药结合在一起用,疗效又增加了。然后是用了旋覆花和代赭石这两味药,它们主治的是什么呢?根据患者大口吐血的病情,这两味药的主治功能是降气平喘、降逆止血。先父又虑这两味药的作用还不够,于是还加入了止血疗效很强的仙鹤草。这张方子,连用三组“对药”,功能都是平喘化痰止嗽止血。中医是非常讲究中药“对药”的配伍功能以增强疗效的。

  先父还特别讲究中药的“炮制”功能。所谓炮制,就是在提取中药以后,根据患者不同的体质如阴阳、寒热、虚实,还要进行一道道加工制作。

  从先父的方子里,可以看到,头两组对药,前面都加了一个“炙”字。就是说,要将这两组对药,加一些液体辅料如白酒、米醋、蜂蜜等,用火炒作加工。而第3组旋覆花和代赭石这一对对药,方子里注明,要放在一个布袋里先煎时许,才能把这两味药的疗效充分发挥出来。而仙鹤草这味药,上面写了一个“炒炭”,就是说要把这味药炒成黑炭状,以增加它的止血功能。另外,在生地这味药的上面,写有一个“鲜”字,生地这味药有清热凉血解毒作用,而鲜生地的养阴功效要大于生地。此外,药方中还用了米炒丹参这味药,我们知道,丹参有活血化瘀的功能,是一味好药,但它的寒凉之性较强,所以先父明确标示要用小米炒丹参,以减轻它的寒凉属性,并增加它养血的功效。

  远在350年前,老字号同仁堂开业的时候,堂训中就特别强调了这个“炮制”的作用,所谓“炮制虽繁,必不敢减人工”是也。

  通过先父的这几张药方,我们可以充分了解,中医药确实十分讲究配伍和炮制的,虽然比较麻烦,但是简略不得,一旦马虎应付,必会大大减低疗效……正因如此,钟老先生按照先父的方子,吃了一个月,就已经感到很舒服,不太喘了,并且没再咳血。

  先父给他换的第二个方子,主要是吃丸药:先父制作的气管炎丸,还有各种平喘化痰、止血凉血的粉剂。

  到钟老先生准备回成都了,因为觉得咳血、气喘已经好了,先父又为他换了方子,除继续让他服用气管炎丸之外,早、中、晚还要各服不同的药,这是根据人们的阳气早晨最充足,就吃丸药,中午阳气渐衰,请吃配置的面药;晚上阳气已衰,就给他开的三七粉和白芨粉,用水冲服。这两个药,既能活血止血,又能养颜增寿,还对出血的溃疡面形成保护薄膜,有类似创口贴的作用。

  施小墨很郑重地总结说,中药是有一个疗效积累过程的,钟衍兰老人的大病所以能去得这样彻底,和他自己的坚持配合也很有关系。“在这一点上,我要替先父感谢钟衍兰老人。”

  最后,施小墨老大夫又诚恳地补充了几句:“我们的中医药,是中华传统文化中的一个瑰宝。我们一定要很好地传承中医药这个瑰宝,强调配伍和炮制方面的功能,才能使其发挥出极致的疗效。我们要珍惜自己的宝贵文化遗产,要有坚强的民族文化自信。”

本文链接:http://a-dia.com/baiqian/10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