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E乐彩票登陆 > 白前 >

这年头没有点古文功底连电视剧都看不懂了!

归档日期:04-18       文本归类:白前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今年夏天的国剧市场和北京的天气一样,除了火热还是火热,局长刷剧刷得是不亦乐乎。先是于正的一部爆款国剧《》横空出世,看黑莲花女主一路升级打怪、有仇必报,大快人心;后有一拖再拖的《如懿传》终于揭开神秘面纱,意图“险中求胜”,却又被各种吐槽(

  不过即便如此,也丝毫没影响这两部剧三天两头携手上热搜,毕竟在这个随时都会被烤糊的季节,除了西瓜和空调,清宫戏可是满足了吃瓜群众精神生活的刚需。

  与大火的清宫戏相比,陈坤、倪妮主演的权谋剧《天盛长歌》似乎一开播就有些“凉凉”,不过局长却很是喜欢。因为,这部剧的质量的确不错,除了服化道精致、现场同期声收音(十分考验演员台词功底~)、电影质感的画面等优点外,局长觉得最重要的是该剧可以如品茶一般细嗅慢品,尤其是剧中半文半白的台词,既不至于晦涩难懂,又富有古文的音韵美和古典美,和剧中极具东方古典气韵的风雅服饰相得益彰。

  △《天盛长歌》是首部在“襄阳唐城”取景的电视剧,即电影《妖猫传》拍摄时所建唐城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

  一言不合就飙古诗文,是不是有一种被中学语文课本“背诵全文”支配的恐惧感?!

  朕观古之王者,受命君人,兢兢业业,承天顺帝,终有前朝大成末帝,祸阶漏坏,兵宿中原,生人困竭,耗其大半,若你为臣子,彼时举何方而可以复其盛,用何道而可以济其艰,既往之失,何者宜惩?将来之虞,何者当戒?

  这段出自《全唐文》卷六五二,参考了元稹参加制科“才识兼茂明于体用”科的考题。这里的大意是,前朝大成末帝时期,中原地区战争连绵,百姓逃散,国库空虚。若你为臣子,彼时你有什么办法能够使大成重振雄风?如何走出当时的困境?过去到底犯了哪些错误,如何修正?将来应该注意哪些问题?

  陛下此问乃观史知今思进退之意,实乃社稷之福,万民之福。今陛下入青溟,发德音,招贤士,询可行之谋,垂不倦之听,正是对才识兼茂明于体用之策。草民以为,有国不患无贤,患不能用贤;不患无直言,患不能容直言。今夫朝廷之大,百官之众,非无贤也。陛下不能用臣言,不当问也;谓臣不能言其事,不当来也。既来矣,陛下问状,宜直其辞;既问矣,微臣尽忠,宜采其策。忠未见尽,直必有吝,吝构而直不悔,不信而忠不追者,内不疑其身,外不疑于人,忧君而不顾其己,济物而不求其利者,如此其切于天下。夫天下者,天子之天下也,天子安,臣得保其生;不安,臣不保其死,是以怀其效以天下为忧,不怀其身,以天下为念。“

  下面局长就简单梳理一下剧中的古诗文(因剧还在播出中,只能是看到多少写多少了~~),大家不妨了解一下,毕竟剧中人说话就像在打机锋,没有点古文功底连剧都看不懂,简直是红果果的歧视——

  剧中倪大红饰演的皇帝作为天盛王朝的开国之君,文韬武略,杀伐决断,台词也是霸气风:

  承明殿,右通广内,左达承明,既集坟典,亦聚群英。承明殿上能站之人,俱是天下文武英才,承明殿上能说的话,俱是关乎江山社稷,天下安危;不是给尔等上吹下捧,一唱一和,歌功颂德之地!从今以后,承明殿上妄言者,论罪当诛!

  朝堂上,太子宁川势大,文武大臣上吹下捧,动不动就开启尬夸模式,引起皇帝不满,故出此言。翻译成白话就是,承明殿这么严肃的地方,不是用来让你们拍马屁的。

  其中,“右通广内,左达承明;既集坟典,亦聚群英。”一句出自《千字文》,意思是,右面通向用以藏书的广内殿,左面到达朝臣休息的承明殿;这里收藏了很多的典籍名著,也聚集了成群的文武英才。

  朕乃天子,天子居所,左祖右社,自有神灵护佑,何来巫邪之说呀?!尔等既尊为禅师,自该于一切法,一行思量,怎可兀自妄言?

  “左祖右社”是指,在天子居所(皇城)的东边修造太庙祭祀先祖,在皇城西边修造社稷坛祭祀土地,这一理念出自《周礼·考工记》,也是中国历代国都的营造法则。

  “于一切法,一行思量”语出《善住意天子所问经》卷下:“天子文殊师利言‘禅师者,何等比丘得言禅师?’ 文殊师利答言天子‘此禅师者,於一切法,一行思量,所谓不生,若如是知,得言禅师。’”大意是,如果比丘能得到禅定波罗蜜者就是禅师了。

  怼完群臣怼太子及其宫中僧人,皇帝简直就是楚王宁弈的神助攻,从阶下囚到成为被重视皇子,确认过眼神,是亲·皇帝爸爸没错了!

  还有,女主凤知微遭家人遗弃背叛后,问有着相似经历的楚王宁弈如何做到淡然自处时,宁弈只答道:

  这句话出自老子《道德经》第三十三章,原文是“知人者知,自知者明。胜人者有力,自胜者强。知足者富,强行者有志。不失其所者久,死而不亡者寿”。意思是,能够战胜他人的人是有力量的,能够战胜自我的人才是真正的强者。短短九个字,道尽楚王背后所经历的痛苦磨难,还有不渝的信仰!

  太子宁川罪状累累,被收押至宗正寺,终被天盛帝废黜。天盛帝不免痛心,亦自省道:

  这句话出自《韩非子·备内第十七》,意思是,做君主而非常相信他的儿子,奸臣就能利用他的儿子来实现自己的私利。原文是:

  为人主而大信其子,则奸臣得乘于子以成其私,故李兑传赵王而饿主父。为人主而大信其妻,则奸臣得乘于妻以成其私,故优施传丽姬杀申生而立奚齐。夫以妻之近与子之亲而犹不可信,则其余无可信者矣。

  剧中兰香院的珠茵小姐姐向凤知微袒露自己的坎坷身世(父母被奸臣所害,全家女眷被充入乐籍)时,凤知微安慰她道:

  意思是,可怜啊,将士们的白骨堆积在无定河边,而他们远方的妻子则深信丈夫还活着,依然在梦中深情地呼唤着他们,盼望着有朝一日与他们相依相伴。

  在我辅佐殿下登上天子之位,成为一代明君的路上,要埋下多少枯骨,断送多少深闺梦中人的性命,这一切是否值得呢?

  凤知微初到青溟书院,夜晚看着窗外景色,普通人赞美夜色,大体会说:“啊,今晚月色好美啊,空气好清新。”可女主偏信口就是一句诗:

  这是一首描写雨景的五言律诗,曾有评价说这首诗是“境界阔大,心牵黎庶,便是大笔杖”。这里女主凤知微既是感怀身世,带有淡淡的忧伤,同时她亦有一颗报国之心,心系苍生,唯愿天下无辜者不再枉死,皆与诗情契合。

  意思是,亲戚们有的余哀未尽,别的人又已经唱起歌来了。人死了有什么可说的,不过是寄托躯体于山陵,最后和山陵同化而已。

  太子谋反,楚王宁弈率军平乱,射杀太子,手刃常海,珠茵大仇得报。寒衣节当日,凤知微祭奠珠茵,随口也是几句诗:

  这几句诗想必大家都十分熟悉,语出《诗经·豳风·七月》,意思是,七月天气逐渐凉爽起来(此处须划重点~~),到九月就把裁制衣服的工作交给妇女去做,如果没有衣服,如何过完这一年?

  这首诗的最大特点就是语言朴实无华,完全是用铺叙的手法写成。原诗节选如下:

  张若虚借该句感叹月长明而人生短促,与刘希夷的名句“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如出一辙。语出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

  魏知(女扮男装的凤知微)被皇帝封为无双国士,相国姚英前往青溟书院颁旨,二人是这样寒暄的:

  古称父为“椿庭”,称母为“萱堂”,“椿萱“比喻父母,所以成语“椿萱并茂”即指父母都健在。

  凤知微奉命到楚王府为楚王宁弈送御膳,恰遇热衷搞时装设计的楚王在看新织好的蜀锦:

  舞象之年,是古代男子15~20岁时期的称谓,是成童的代名词,原本是古武舞名,语出《礼记·内则》,而男子13~15岁则称“舞勺之年”。

  在第一集中,秋都督在秋府宴请国舅常海,兰香院的珠茵小姐姐侍奉在侧,席间为讨好常海,她给二人讲了一个笑话:

  大悦遣使来访,哀帝秘密派侯白前去试探。这侯白换了破旧衣服,扮作仆人前去。使者很看不起他,一边侧卧着放屁,一边与他说话。使者问:“尔等可知贵过马价贵贱?”这侯白答曰:“这马有数等,贵贱不同,若是夹着尾巴,只会侧卧着放屁,则一文不值了。”

  陈朝尝令人聘隋,隋不知其使机辩深浅,乃密令侯白变形貌,著故弊衣,为贱人供承。客谓是微贱,甚轻之,乃傍卧放气与之言。白心颇不平。问白曰:“汝国马价贵贱?”报云:“马有数等,贵贱不同:若从伎俩,筋脚好。形容不恶,堪得乘骑者,值二十千已上;若形容粗壮,虽无伎俩,堪驮物,值四五千已上;若弥尾燥蹄,绝无伎俩,傍卧放气,一钱不值。”使者大惊,问其姓名,知是侯白,方始愧谢。

  《天盛长歌》虽然自开播来一直不温不火,而且饱受诟病,如节奏太慢、剧情不够紧凑、格局太小等,甚至缺乏一个跌宕起伏、令人动容的故事,但是我们又不得不承认,它细节考究,维持了稳定的审美,演员演技在线,都是给我们的小惊喜。

  当然,这半文半白的台词,有人喜欢,自然就有人不喜欢,不过这也是在督促我们:

本文链接:http://a-dia.com/baiqian/2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