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E乐彩票登陆 > 白薇 >

左联女杰之四白薇:以《苏斐》敲开文学之门

归档日期:05-05       文本归类:白薇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1926年4月,陈西滢在《现代评论》上专门介绍了两位女作家,一位是当时“几乎谁都知道的冰心女士”,另一位则是当时“几乎谁都不知道的白薇女士”。陈西滢称白薇是“突然发现的新文坛的一个明星”。阿英此后亦称她是现代女性作家中的一位最优秀的戏剧家。阳翰笙说,在左翼女作家中她堪与丁玲比肩。

  白薇姿容清丽、雅逸脱俗,且文采飞扬,才华横溢。16岁的她即带着生活的创伤和阴影逃出封建婚姻的樊笼前往日本求学。白薇在日本东京边打工,边学日语,以后考入东京高等女子师范生物系。但她酷爱文学,将田汉视作步入文学之门的导师。1924年,白薇认识了同在东京留学以后成为中国现代著名诗人的杨骚。他们因气质相近,很快便走到了一起。

  白薇的原名叫黄彰,在给杨骚的信中,她这样解释:“白薇的白字,我不是起颜色形容的意义。白=‘枉然’=‘空’,我是取‘枉然’与‘空’的意义……我是深深悲哀的命名。白薇含尽女性无穷尽的悲味。”杨骚的出现,自然燃起白薇新生活的希望。“两个寂寞而狂热的灵魂,终于像暴雨中冲出的两股闪电,完全融合在一起了。”

  他说:“我非常爱你:我爱你的心、灵、影”,“你是我在这世上寻来找去最理想的女子。”

  她说:“你是我发现的最清新、纯洁、不带俗气的男性,你有流星一样美丽的光芒”,“我以为一天有他,我的精神就是活的,我的力量会十倍地充实起来。”

  但这春风画意般的爱情仿佛嘎然而止,杨骚突然几个月音讯全无。白薇为此情绪低落,一病不起。很长时间后,白薇终于收到了杨骚的来信。他已经离开日本回国,没有说明理由。

  一封封情书融血带泪由东京飞往杨骚当时所在地杭州,但白薇除了失望,一无所获。

  1926年初冬,白薇回国抵达广州,受到创造社作家郁达夫、成仿吾、郑伯奇等人的欢迎。因此前在日本她即与创造社有联系,故而她在广州的生活亦由创造社同人安排。

  这年,《小说月报》第17卷第1号上刊登了白薇的三幕剧《苏斐》。全剧优美的语言和丰富的想象力,将白薇的文学才华展现得淋漓尽致。白薇由此叩开了中国文学的大门。继之,白薇的一部诗悲剧《琳丽》又出版问世,再次受到文坛的极大关注。陈西滢将其与郁达夫的《沉沦》、鲁迅的《呐喊》并列入《新文学以来的十部著作》,可见对其评价之高。

  1927年,白薇从广州辗转武汉,最终抵上海,寄住创造社出版部。不久,杨骚也从南洋抵达上海。他得知白薇也在上海后,便迫不及待地去见她。出现在白薇面前的杨骚已没有了往日的骄狂和傲岸,瘦削的脸上挂着疲倦和歉疚。白薇终于动了恻隐之心。在杨骚的铮铮誓言下,她又一次做了感情的俘虏。在爱的感染下,白薇的创作也进入黄金期。她创作的多部剧本和小说在当时均产生不小的影响,很多读过她作品的人甚至在若干年后对其中的情节和主人公都有着深深的记忆。

  白薇旺盛的创作激情与此前的她简直判若两人。综观这时期她的作品,正如《大公报》著名记者子冈所说:“她的作品,看不见一些女孩儿家的拘泥,大胆得像没有水闸拦阻的波涛,横荡着热情和一种豪迈的风度。”白薇在文学界的地位亦随之奠定。

  白薇的作品有许多是在鲁迅主编的《语丝》和《奔流》上发表的。当时正值创造社在倡导革命文学过程中将矛头指向鲁迅,感情上偏向创造社的白薇因此与鲁迅在思想上并不接近。她的稿子多半是朋友捎去,即使自己去送稿,也总是将稿子塞给许广平后就赶紧跑了。为此,鲁迅开玩笑地对别人说:“白薇怕我把她吃了。”

  鲁迅对白薇亦像对其他文学青年一样关心和爱护。白薇的长篇小说《炸弹与征鸟》就是在鲁迅的鼓舞下创作出来并在《奔流》上发表的。因为刊登白薇的独幕剧《革命神受难》,《语丝》杂志还曾受到国民政府的警告。鲁迅对编排白薇的稿子总是煞费苦心。据许广平回忆,在连载白薇的《打出幽灵塔》时,鲁迅曾说:“这样长的诗(剧),是要编排得好,穿插得合适,才会有人看,所以每期的编排就很费斟酌。”因为知道白薇与杨骚的关系,所以鲁迅总是刻意地将他俩的稿子排在一起。

  1930年,白薇与杨骚一起加入了中国左翼作家联盟。从此白薇的文学创作再也不是个体行为,而是整个左翼文学运动的一部份。白薇同时又是左翼剧联的早期成员,并与楼适夷、袁殊等人组织了曙星剧社。当时田汉、沈端先正在主编《舞台与银幕》,这是左翼文人在电影界争取到的一块阵地。白薇遂被列为特约撰稿人。当时的白薇已是左翼文坛十分活跃的女作家。

  1931年12月,白薇在《北斗》发表了反映抗战的剧本《北宁路某站》。左联作家钱杏?目睹白薇在文坛上的成就说:“白薇是个戏剧作家,也是现代女性作家中的一位比较最优秀的戏剧作者。虽然她近来也写小说,可是她的小说远不如她在戏剧上有成就。”

  应该说杨骚也是左联成员中一位很有才华的诗人作家,他出版有诗剧《心曲》、诗集《受难者的短曲》以及长篇叙事诗《乡曲》等作品,并与蒲风、穆木天等人发起成立了中国诗歌会。但杨骚在爱情生活上却缺乏严肃的态度,有时甚至是浪掷感情。他与白薇之间的感情时而甜蜜,时而苦涩;时而和好,时而破裂。这种无休止的循环,使白薇在体验创作快乐的同时,其肉体和精神也受到很大伤害。这种伤害可以从白薇创作发表的自传体小说《悲剧生涯》中读出。白薇称这部小说“是用速写,用素描,用大刀阔斧,真实地,纯情地,热烈地,赤裸裸毫不掩饰地记录下来的可歌可泣的‘人生’。”通过《悲剧生涯》可以看到白薇在恋爱和生存环境中挣扎的痕迹,也可以窥视到她文学创作的艰难历程以及在时代剧变中的不懈追求。值得一提的是,《悲剧生涯》是作者在特殊的写作状态下完成的。据有关资料称,当时白薇是饱蘸泪水,忍着痛苦,支撑在病榻,同时把稿纸铺在膝上、墨水瓶挂在颈上,用4个半月时间写出来的,其间还历经了一场生死考验。她自己说常有“书不成而身先死”的恐怖相伴。1936年上海生活书屋出版了该书,它也成为解读白薇人生的一把钥匙。

  白薇正是凭着这种意志,顽强地坚持在左翼文坛上,以自己的作品展示出一位左联女作家的非凡毅力和非凡才华……

本文链接:http://a-dia.com/baiwei/1013.html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