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年香港四不像正版 > 白薇 >

但见白薇

归档日期:05-10       文本归类:白薇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一九七八年五月二十七日,中国文联全委扩大会隆重举行,三百四十多名代表参加。劫后余生,旧雨相执,双颊挂满了泪珠。郭沫若主席的书面报告《衷心的祝愿》一经于蓝凄惋而激奋的音调朗诵,全场一片叹怨唏嘘之声。

  大会在西苑饭店举行,我家住北郊和平街,每天来车接送。我和同院的白薇同一辆车。

  白薇息影文坛,孑然一身。她住我家对面楼上,重门紧锁,形影相吊,谁也不让进来。丁玲来,吃了闭门羹,传话说:“作家白薇已经死了,不要再找了!”我有幸陪她参加会,方可大大方方地突破禁宫的防线。当年的风华尽失,活像一个几乎连自己的面部全包裹起来的白色幽灵。她的面部怎会弄成现在这般模样,细细道来,准是一部锥心的传奇。屋子非常阴暗,灰蒙蒙的,原本是一水儿的纯白,变成深居的幽室。要是点燃一座银质的烛台,烛光寒照,会以为这是一位置身欧洲十八世纪深宅寡居脾气怪异的垂暮贵妇。

  白薇反抗封建婚姻,加入“左联”,以文学为武器批判黑暗社会。二十年代与诗人杨骚一百七十九封情书的浪漫,构成现代文学史上一段自由婚姻的经典。抗战时任《新华日报》特派记者,一九四九年参加湖南游击队,新中国成立后,主动去北大荒生活七年,写出不少作品,“文革”后一直重病。

  白薇性格率直,不隐晦自己的看法,对我说,解放初曾见到过,对她印象不错。

  “我亲眼所见。毛主席是我湖南的老乡,早就认识的。新中国成立不久,我到中南海看他,相谈甚欢。出来给我沏茶,举止大方,热情朴素,对主席毕恭毕敬,给我留下好印象……”

  我插话:“记得鲁迅头一回见到你的头一句话就是:‘听说你是仙女?’”她沉默片刻,突然冒出一句:“我对许广平的印象不好!”

  我奇怪,问她为什么。她说:“二十年代,我常去鲁迅家,那时老太太还在,朱安也在,我对鲁迅先生敬重有加,他对我也挺随和。一天,许广平来了,谈完事,老半天赖着不走,坐到鲁迅床上消磨时间(我说:那是因为你没走,她还有知己话要跟鲁迅说)。不,老太太说她不是一回两回了,老太太很不高兴。”

  参加这次文联大会,白薇的脸上放出光彩,听了大会的发言后,再没有坚持对原先的看法。

  事有凑巧,多年以后,我和唐达成、胡容、白烨、陆天明一行到漳州开会,邂逅杨骚的儿子杨西北。杨西北和我投缘,纵论文坛纠结。私下,我问西北:“怎么不去看看白薇阿姨?”他说:“去过,等我把写父亲的真实经历的书完成后,再去看她。”

  我对杨西北说,文联全委会上,白薇说她对鲁迅格外崇敬,对许广平印象不好。杨西北说:父亲一九二八年给白薇的信中说,你的病还是继续医下去,费用不必忧虑。原来,鲁迅寄给他五十元,又两次借给他上百元,让贫病交加的他和白薇渡过难关。杨骚不想让白薇知道借钱的事,鲁迅很理解,信守诺言。许广平很同情,很支持,说:“鲁迅为了爱人又不要被所爱的人知道,感人至深!”杨西北郑重地对我说:“白薇对许广平的印象不准确,对的印象太迂腐。”

  八年后的一九八七年八月二十七日,白薇逝世。白薇一生唯美唯情,激情满怀,不甘命运的摆布,孤独地死去,享年九十三岁。

本文链接:http://a-dia.com/baiwei/10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