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年香港四不像正版 > 白薇 >

白薇进京(下篇)

归档日期:05-23       文本归类:白薇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又握了握白薇的手,表示对她的回答,接着邀她在自己书墙林立的会客室里坐下。的亲切随和,特别是他那浓厚深沉的乡情,使她的拘谨一扫而光,激动的情绪也很快平息下来。

  “哎,我在红区工作,你在白区工作,是你比我辛苦哟。”拾起如炬的双目打量白薇一眼,风趣地说:“哟,你还是这么年轻,可见你的骨头硬得很哪!”

  白薇也语含幽默地说,“我是穷不倒、病不倒、压不倒的真正的‘不倒翁’哪!”

  “噢,对对,‘不倒翁’,我们是他蒋介石先生打不倒的不倒翁!好好,很好,很形象,嗬嗬嗬……”乐得开怀大笑,笑罢,忽然关心地问:“哎,白薇呀,我们在重庆桂园匆匆一别,算来已是5年了哟,这段时间你在哪里呢?”

  “前段我在上海、苏州朋友家里养病,也读书,写点东西;后段回老家——资兴秀流料理父母丧事,后来在党员朋友的指引下,在县立中学谋了个教员职位作掩护,边教书,边进行地下活动。开始,是向人民传播解放战争的胜利消息,揭露反动派的丑恶嘴脸,接着是组织学生闹学潮,打反动派的走狗,并设法帮乡亲们组建了一支游击队,以后就带领学生参加游击队。我在游击队里当顾问,做宣传、策反工作,除争取了部分伪军起义外,还斥退了驻县城一个团的伪军。我也上过前线,打过枪,直到解放资兴县城和郴州……”

  默默而有兴趣地听着,那张放着光泽的谦和的脸上,不时流露出惊讶、欣喜、赞许的神情。他手里捏着的那根纸烟在一旁静无声息地燃烧,散发着淡淡的香气。突然,他想起了什么,抬起眼来问白薇:

  “我去过你们那里哟。我与你们郴县的肖克将军,就是在这龙溪洞会合的哩。我那时是工农革命军的师长,肖克是宜章独立营的营长。哩,他是揭竿而起的头领哪,很了不起哟!我们的队伍汇在一起后,不久就从那里经桂东上了井冈山。那是1928年初的事了,一晃20多年喽!”

  白薇虽也听说带领红军来过资兴,却没想到,眼前这位日理万机的人民共和国主席,在几十年后的今天,尚能如此清晰地记得家乡的这个小地名,心中的景仰之情又油然升起,两只又大又长的桃核眼睛久久地凝望着魁梧的身影。

  这时,端着茶和一盘糖果,颇有演员风韵地走了过来。她那两颗黑亮的眸子里含着欢迎的微笑。

  “嘞,这就是我常说起的,我们湖南有名的女作家——白薇同志。”见送茶水、糖果来了,又重新回到座位上。他笑嘻嘻望了一眼,啧啧称赞道:“你别看她秀秀气气、斯斯文文的哟,她可是我们湘南游击队的女英雄哩!”

  早在30年代蜚声上海艺苑时,就同情和佩服白薇,并用“蓝频”的名字与沈兹九、董竹君、陈波儿、吴似鸿、欧查、郁风、李兰、关露、王莹等19位当时妇女界的精英联合签名发表募捐启事,为贫病中的白薇向社会呼援,所以见了白薇心里也很高兴。

  “哎哎,白薇呀,你别老是站着么,老熟人了嘛,讲么子礼性①,有话坐下来慢慢讲么,快坐下,快坐下。”见白薇站着向致意,便打着手势要她坐下,而后用商量的口吻对说:“今天就劳你下伙房当大师傅,好好做几个湖南菜,招待招待我的老乡。”他说罢又蓦地想起什么大事似的,掉转脸,郑重地向已端坐在身旁的白薇问道:“唔,白薇呀,你还吃辣椒啵?”

  白薇本来是吃辣椒长大的,但自患病后,特别是长期生活在异国他乡,辣椒已似乎不沾唇了。怕败了主席的兴致?何况主席嗜辣如命她早有所闻!于是慌忙回答说:

  “就是嘛,我们湖南人,无辣不成菜,这辣椒是个命哩!有人说,‘惟楚有才’,依我看哪,这‘才’,就是湖南人吃辣椒辣出来的!白薇,你信啵?”

  白薇不知所措地抬头望望,淡淡一笑,便转身要走,被叫住了,说:

  “哦,你还要替我办件事,给白大姐做套毛料列宁装,算是我们胜利重逢的见面礼。”

  一边点头“嗯”着,一边用行家的眼光迅速目测了一下白薇的身材,又朝白薇颔首笑笑,方袅袅娜娜地离去。

  嗬嗬一笑,忙摆摆手说:“别激动,别激动,不过一点不成敬意的见面礼么,用得着这样?就是我如今当了国家主席,也还是个人么,是人就得有人之常情么。你说对不对?”他沉吟一会儿,忽用征询的目光注视着白薇,语气极诚恳、极迫切说:“唔,对了,白薇呀,我还要向你讨个教哩!你是有名望的革命作家,对文艺最有发言权。你能谈谈你对新中国文艺事业的想法吗?或你觉得应该怎样才好?”

  “毛主席!”白薇怀着深深的敬意说,“您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已经讲得很好很周到啦!我举双手赞成啊!我除了衷心拥护您的《讲话》外,还决心用自己的行动去实践您的文艺主张,争取早日投入到火热的斗争生活中去,到工农兵群众中去,向他们学习,同他们打成一片,努力写出群众喜闻乐见的,反映新中国光明生活的作品来。”

  “好好,那好!”又高兴又严肃又诙谐地说,“过去,你的作品像‘炸弹’②,炸得反动派惊恐不安,——他蒋介石可恨你白薇喽!今后,希望你的作品像‘战鼓’,把人民的劲头鼓起来,同心协力建设好我们的祖国。那时节,我可要多谢你白薇大姐喽!——要脱帽鞠三个躬咧!”

  不知什么时候,已将熄掉的烟蒂投进了烟灰缸里,从盘中拿起一颗纸包糖来,剥开纸,递给白薇,笑道:

  “来来来,别光讲这些甜蜜蜜的话了,吃糖,吃糖,这糖比这些话更甜哩。是啵?嗬嗬嗬……”

  这对湖南老乡继续交谈着。他们谈得十分投机,谈得十分开心,不时爆发出阵阵朗朗的笑声……

本文链接:http://a-dia.com/baiwei/11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