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E乐彩票登陆 > 白薇 >

白薇:毕生与爱情和困顿纠缠的女作家

归档日期:04-20       文本归类:白薇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白薇:1893—1987,原名黄彰,中国近现代女作家。清光绪十九年(1893)二月五日生于兴宁县南乡渡头(今属郴州资兴市白廊乡)秀流村人。

  少年时期就受到民主主义思想的熏陶,萌生反封建意识。民国4年(1915),就读于省立第三女子师范学校,被同学选为该校学友长。时值袁世凯称帝,新上任的校长是清朝遗老,他取消英文课,不准学生阅读新书报,却让英美教会的女教士入校传教。白薇忍无可忍,联络几位开明教员,又串联衡阳其它中学的师生,去府台衙门告英美传教士扰乱学校,告校长无能、失职,结果被校长除名,后转至长沙省立第一女子师范学校就读。民国7年,白薇为摆脱家庭包办婚姻,只身逃往日本。

  一封由毛笔写就的信札,静静地挂在济南报业大厦三楼的山东中国文学艺术博物馆一角,信中的内容和稍显凌乱的字迹,诉说着这封信的主人当时窘迫的状况。“这封信的主人是民国时期著名女作家白薇,从信札中我们得以窥见这位女作家传奇又困顿的一生。”山东中国文学艺术博物馆馆长、中文图书网创始人的徐国卫介绍说。

  她在鲁迅力捧下成名却一生潦倒不堪“梅林兄:两函收到,我二十六下乡,当夜热病极重,倒床多天,热减而阿米巴痢疾复发,明天不能到会,恭祝胜利。蒙给我十万元巨款,真是衷心感激。请将全数交给任钧,由他给我买药,并带来。收据寄来,我填好送上。病还在发,写不多,祝大家快乐。白薇 八,十二。”

  看得出,这封信札是白薇写给一位叫“梅林”的人,当时的白薇热病刚刚减轻,又得了阿米巴痢疾,却无钱买药,信中她对梅林资助的“十万元巨款”表示感谢。作为民国时期著名的女作家,当时的白薇为什么会落得如此窘迫,“梅林”是谁?又为何会资助她,“十万元巨款”在当时价值几何?带着这些疑问,记者采访了徐国卫馆长。

  说起这封信札的得来,徐国卫回忆说七八年前在拍卖会上竞得了一组有关抗敌协会的信札,其中有老舍等名人写给梅林的来往信件,白薇的信札就是其中之一,他认为这封信很独特也很有意义,“白薇信中提到的梅林,是当时的中华全国文艺界抗敌协会(简称文协)的秘书。信札的内容上可以看出,当时的白薇贫病交加,不得已从梅林处借钱,用来寻医问药。”

  “白薇曾经是鲁迅捧红的作家,当时的人们曾将她和张爱玲相提并论,她一生创作了很多为女性独立鼓与呼的进步作品。”徐国卫介绍说,白薇原名黄彰,别号黄素如,1894年生于湖南资兴,虽然现在普通大众对白薇了解并不多,但当时她在鲁迅力捧下声名鹊起,风头不输张爱玲、冰心这些女作家,“她的剧本《打出幽灵塔》发表在鲁迅主编的《奔流》创刊号上,独幕剧《革命神受难》也发表在鲁迅编辑的《语丝》杂志上。著名文学评论家陈西滢、左翼文坛作家钱杏都对白薇的作品评价甚高。”徐国卫介绍说,当时的陈西滢曾经写文专门介绍了两位女作家,一位是当时“几乎谁都知道的冰心女士”,另一位则是当时“几乎谁都不知道的白薇女士”。左翼文坛作家钱杏评价白薇是“现代女性作家中的一位最优秀的戏剧家”,而阳翰笙将白薇与当时的左翼女作家丁玲比肩。

  在山东中国文学艺术博物馆白薇信札的旁边,有一张白薇的照片,她戴着圆框眼镜,皮肤白皙,相貌清丽。徐国卫告诉记者,白薇流传下来的照片不多,但是从仅有的几张照片上可以看出,白薇的相貌很美,气质脱俗。

  不过,说起这位民国时期的著名女作家一生的经历,徐国卫不胜唏嘘,“纵观白薇的一生,都与贫困、抗争以及求而不得的爱情纠缠在一起,可以说是命运多舛。”徐国卫说,白薇曾经在一封信中解释过她自己的名字,“白薇的白字,我不是起颜色形容的意义。白=枉然=空,我是取枉然与空的意义……我是深深悲哀的命名。”

  “16岁时,白薇在抗婚未果的情况下,被强行嫁到婆家,受尽了婆婆的摧残,甚至一次脚筋都被婆婆咬断。白薇实在难以忍受这样的折(,带着生活的创伤和阴影只身逃往日本求学。”徐国卫讲述说,白薇独自在日本生活了9年,为了生存她做过家庭女佣、咖啡店的侍女,但是她自强不息,通过勤工俭学,考入东京高等女子师范生物系,还自学过美学、佛学、哲学、文学等,并创作了三幕剧《苏斐》。

  “1924年,是白薇生命中重要的一年,她认识了同在东京留学的诗人杨骚,杨骚比白薇小六岁,被她称呼为弟弟。杨骚的出现,燃起白薇新生活的希望,也开始了纠缠了她二十多年却爱而不得的爱情。”徐国卫说,白薇对杨骚的爱情强烈、炽热,从她给杨写的信就可见一斑,“你是我发现的最清新、纯洁、不带俗气的男性,你有流星一样美丽的光芒”,“我以为一天有他,我的精神就是活的,我的力量会十倍地充实起来。”

  不过,这样的爱情也让身为诗人的杨骚觉得窒息,于是他开始逃跑。杨骚逃到哪里,白薇的信件就追着去哪里。在感情的打击下,身体孱弱的白薇又一次病倒了,终日以泪洗面。她没钱交房租,没钱交药费,甚至没钱吃饭,却依然忘不了杨骚,甚至在病中仍喃喃地念叨他的名字。

  1927年,回到中国的白薇和杨骚在上海重逢。此刻的杨骚一贫如洗,也没了往日的骄狂和傲岸,白薇动了恻隐之心,他们的爱情之火又重新燃起。与此同时,白薇和杨骚的作品在鲁迅的帮助下频频问世,两人也成了文坛上的新星。

  徐国卫介绍说,这时的白薇正值创作的高峰期,发表了很多改变女子现状、寻求真挚爱情以及进步小说,比如表现姊妹俩在大革命的激流中沉浮的长篇小说《炸弹与征鸟》,小说《接江》、《爱网》、《天地之死》,自传体长诗《琴声泪影》,多幕剧《蔷薇酒》、《莺》,独幕剧《姨娘》等。其中,她的诗悲剧《琳丽》被陈西滢将其与郁达夫的《沉沦》、鲁迅的《呐喊》并列入《新文学以来的十部著作》,“从这些作品,我们可以看出一位魅力四射的文坛才女。”纠缠在爱情中二十多年创作众多女性作品“不过在上海期间,白薇又一次遭受了爱情的无情打击,在她和杨骚结婚当日发生了一件让她非常难堪的事。”徐国卫告诉记者,根据文学翻译家张友松回忆,白薇与杨骚当时曾决定结婚,并向亲朋好友发了请帖,也到餐馆订了席。结婚那天,却不见杨骚身影,直到席散新郎都没有出现。事后才知道,杨骚又移情别恋了。又一次的感情伤害,让白薇大病一场。

  之后,白薇到重庆后加入“文协”。1940年,白薇与草明、欧阳山、萧军、张恨水等著名文人避居在“文协”所在地南温泉。“这个时候,因营养不良,又时常跑空袭警报,体弱多病的白薇暴发了热病,发高烧、说胡话,还感染了痢疾。”徐国卫推测说,白薇写给梅林的这封信札就是此时写就,可以看出当时她的身体和生活状况相当不好,只有从梅林那筹借了十万元来才能寻医问药。“十万元巨款”在当时价值几何呢?记者搜索资料得知,当时的货币是法币,100元法币在1941年能买一袋面粉,十万元确实是一笔不小的资助。

  “这时杨骚也在重庆,他将病中的白薇照顾得无微不至,七天七夜寸步不离,精心呵护。”徐国卫说,杨骚多次请求和白薇重新开始,“但从白薇写给杨骚的信中,可以看出白薇此时哀莫大于心死,拒绝了杨骚。”

  之后白薇再没有恋爱、结婚,贫困、疾病和失败的爱情让她的情绪很差。晚年的白薇住在北京一个居民区里,直到1987年8月27日,白薇终于走完了坚强而坎坷的一生,终年93岁。

  徐国卫说,白薇信札中提到的为她买药的任钧,是一位著名的诗人,他对白薇有一段评价:“白薇是‘五四’以来我国文坛上寥寥可数的女作家之一,为人刚直,富于正义感,写作极多,且雷名重一时,当为一般中年读者所记忆。惟十数年来,她又病又穷,真是潦倒不堪,其物质及精神生活之悲惨,几使人难以置信!倘为另一人,也许早就病死,穷死,或是自杀而死了,但她的生之意志,却始终如火似铁,还是照样昂然地活下去!这是何等毅力!何等气魄!”

  “白薇文采飞扬,才华横溢,但她的感情生活却始终与苦难、不幸甚至屈辱连在一起。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女作家白薇永远是一个值得人们记忆的名字。”徐国卫说。

本文链接:http://a-dia.com/baiwei/3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