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E乐彩票登陆 > 白薇 >

幸福女人怎样炼成 曾国藩又赞成过妇女节吗图

归档日期:04-20       文本归类:白薇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明天三月八日,是国际劳动妇女节。每年这个时候,有关女性的话题分外引人关注。在许多长沙男人眼里,长沙妹砣很“强势”,似乎迟早有那么一天,也许一切权力归女人。怪只怪长沙妹砣,既美丽灵泛、又辣利能干。近日,记者走访女性研究专家骆晓戈,她提得多的却是长沙女人需要警觉的

  当人们为消费类杂志,封面和封底的美女而津津乐道时,女性研究专家骆晓戈女士提醒:目前某些消费类传媒和广告似乎在暗示:幸福女人就等同于消费女人、物质女人。这是长沙妹砣需要“警觉的”。

  骆晓戈说, 幸福女人向何处去?这个问题可以讨论。但她说话,从来不喜欢给人一个标准答案。这是我采访时,很郁闷的地方。我只能从她信息丰富的谈话中找寻“幸福”的踪影……

  长期以来,骆晓戈女士一直在从事湖南本土女性研究的“风尚”事业。近年来,湖南一些地方或单位举办的风尚奖貌似风头很健。然而,个人却感觉它们不太关心我们城市真正的风尚行动和它背后低调的行动者。

  2007年12月15日,湖南省女子监狱举办了一场让全国关注的湖南省女子监狱油画展,29名女囚创作的228幅油画,燃烧着生命的色彩。本次活动由“跨界合作:湖南妇女/社会性别学讲师团建设”项目支持,湖南省美协、湖南省妇女儿童活动中心协作共同推动。此次风尚活动在监狱方面,可谓省女监教育改造手段中的品牌,在“妇女/社会性别学跨界合作”项目中,可谓成功的典范。

  在三湘大地,骆晓戈在寻找,“她们是谁?她们将怎样从‘沉默’到‘被人听见’?”,为“寻找母亲文化”,骆晓戈和她的同行们,一起溯源而上,到湖南江永去寻找世界惟一仅存的“女书”的真相,并去美国传播湖南“女书”。结果在大洋彼岸她发现,美国高中教科书中已载入“女书”,而我们湖南人自己重视得却不够。

  让湖南一批女性/性别研究者记忆最深的是,2004年4月,在岳麓书院朱熹的牌位下,骆晓戈和十所高校的相关学者,一同讨论撰写《女性学》这部富有挑战性的教材。如今,这部《女性学》,是目前全国同类教材中惟一进入教育部十一五规划的教材。已有六版印刷。为40多所高校采用。

  湖南一位领导曾评价骆晓戈的工作时说, 对于幸福女人,该走往何处去,她有“一种文化的自觉,这是在中国特别缺乏的”。 骆晓戈却感激与她一起从事女性/性别跨界合作的朋友们,一路风雨兼程,摸爬滚打,探索前行。她说:“男女平等在中国,不是一首抒情诗,更不是站在广场上振臂一呼,而是类似施工图的一张一张的计划书、规则,制度,甚至是一次次团队名单的产生,是一次次搭建的一个个平等对话的民间空间”。作为项目协调人,骆晓戈自称愿做铺路石。

  星沙有位女教师告诉记者,今年,她们三八妇女节的活动,和去年一样,又是去靖港。

  “真不知组织者是怎么想的?去了又去!”她个人认为靖港似乎不是为她这个女性设计的。比如丽江、周庄、乌镇都让她感觉到喜爱的女性气息。而靖港记得的却是一个叫宏泰坊的妓院,三八节去逛这个作为陈列馆的“妓院”,难道是要痛诉旧社会“把人变成鬼”?她认为,这还不如去岳麓山,至少那里还有个烧饼帅哥可以看。

  上面这位女士的话,也许偏激和搞怪了一些,但妇女节,幸福的长沙女人该往何处去,确实是个可以商榷的问题。

  骆晓戈提到,湖南女子大学有一个妇女教育馆。在网络上,有网友提议,妇女节,长沙幸福的女人可以到湖南女子大学去参观这个妇女教育馆,在那里参观,可以思考,如何把这个妇女教育博物馆做大做强,在未来做成中国最好的专业妇女教育博物馆。据悉,陕西西安有一个女性博物馆,以展示女性嫁衣为主。湖南有江永的女书,如果在明年的三八妇女节,请来江永女书传人唱歌传字,展示民族风情,让幸福的女人们溯源而上,感受自己的价值,关心自己的文化,岂不更有意义?

  当然妇女节,向往幸福的女人还可以去逛一逛湖南女性学研究者创办的麓山枫网站:或阅读湖南人所撰写主编的一系列中国女性主义学术论丛,如《女书与楚地妇女》、《她们:跨界合作与行动研究》、《潇水流域的江永女书》等书。

  谈起近百年来,湖南涌现的湘女人才群体,女性研究学者骆晓戈扳着手指数不过来。

  她说,湖南出了第一个女白话文写作的作家,也是中国的第一个教授,原籍衡山的陈衡哲;有中国第一女邮工毕业于周南女中的贺勃;有新中国开国第一女将军浏阳人李贞;中国第一位女飞行员、秋瑾之女王灿芝;衡阳的李森和广东的杨秀琼是中国最早参加奥运会的女性运动员……

  她说,当初曾国藩率领湘军打下南京,太平天国后,大批饷银、抚恤金及掠来的金银流入湘乡及湖南各地。最初,这些金银用来兼办土地,买田起屋,因为大多数湘人并不擅经商,这些流动的钱,后来大部分用来办教育,办新学,支持子女留学。湖南女杰的兴起就因为湖南较早兴办女学,女子成才与家庭关系甚大,与女学教育关系甚大。

  骆晓戈女士说,曾国藩这位在中国近现代史上有重大影响的大儒,他的几个女儿都嫁得不好,并非做爸爸的不操心。

  曾国藩嫁女,选的都是自己的世交或幕僚。他没想到几个女婿都不如他们的父亲。尤其是曾国藩的长女曾纪静的老公袁秉桢,在曾纪静未过门时,袁秉桢不但在徐州粮台扯空银六百两,而且更是在曾国藩长女未过门时,就先去讨了一个妾。曾国藩对这个荒唐的女婿很警觉,自己与之一刀两断,但却还是把大女儿曾纪静嫁到袁家去,送入虎口。果然曾纪静在5年后,即抑郁而死,年仅29岁。

  曾国藩接到长女死讯后,悲伤地在日记中写到:“不料女儿中有袁氏女之变,老境颓唐,不堪伤感。”曾纪静被他“绝情”的父亲,用“礼教”的刀杀害,白发人送黑发人,曾国藩伤透了心。

  曾国藩被历史局限,自己也为礼教所害,嫁女没嫁好,但是却收进了一个好儿媳。她的二媳妇,即曾纪鸿的妻子郭筠,嫁到曾家时,曾国藩亲自主持婚礼。曾国藩并亲自指导二儿媳阅读十三经。并要媳妇读带兵遣将的兵书。

  骆晓戈女士评点说,曾氏家族,人才辈出,就与后来郭筠精心从事曾家的家庭教育有密切关系。郭筠孙女曾宝荪说:“吾等对国家如有贡献,皆艺芳老人所赐也。”

  艺芳老人指的就是郭筠,后来曾宝荪在长沙办女子中学,用祖母名为中学取名为艺芳女中,该校就是今天田家炳实验中学的前身。

  骆晓戈说,郭筠教育曾家子弟,培养了中国第一个获女子学位的曾宝荪,也有了中国第一个女博物院长曾昭燏。

  当然骆晓戈并未猜测,如果曾国藩活到现在,他会不会退掉女儿的婚事,会不会支持妇女解放,会不会支持过妇女节。

  辛亥革命前后,湖南涌现了一批受过良好女子教育的女杰,她们是秋瑾、唐群英、张汉英、陈撷芬、张昭汉、陈超……

  这批辛亥女杰既是女报人,也是女社会活动家。衡山籍陈撷芬,在上海创办中国第一女报《女学报》,被冯自由誉为“开吾国革命教育宣传之先河。”

  秋瑾是湖南人的媳妇,为中国妇女“从事妇女革命牺牲第一人”。其女王灿芝为中国第一位女飞行员。

  陈衡哲是一位历史学家,同时更被公认为中国新文学运动的第一位女战士,她的创作不但早于冰心、庐隐,其创作的第一篇白话文小说《一日》,影响力虽不及鲁迅《狂人日记》,却早于鲁迅小说一年发表。被认为是中国新文学开篇之作。

  在近百年新文学史上,湘女形成独特的地域女作家群体,叶紫、丁玲、白薇、袁昌英、谢冰莹、杨沫、琼瑶、残雪、龙应台、叶梦等纷纷闪现在中国文学的天空中。

  此外,王人美、白杨等为著名的电影演员,黄友葵则为我国第一代声乐艺术家,上世纪30年代被誉为“中国第一女高音”。

  向警予、缪伯英、伍若兰、毛泽建、杨开慧、贺英、胡筠、何宝珍、杨展等,为革命不惜抛头颅、洒热血,成为湘女中的英烈忠魂。

  百年来,湖南知识女性星汉灿烂,仅双峰曾国藩家族,就涌现出曾宝荪、曾昭燏、曾宪楷等大批喝过“洋墨水”的学者。此外岳阳汤汉志为著名女医学家等等。据《湖南女杰传略》

  湖南女性研究学者骆晓戈说,湘女多情的说法来自远古。与湘楚文化中的天时、地利与人文相关。

  她说,远古时代的《山海经》,最后纳入楚文化中,《山海经》这部奇书中的女娲补天、精卫填海等女性的形象,与温驯的田螺姑娘就有明显不同。

  到了先秦时代的楚国时期,湖南为南楚地区,巫风遍地,直到宋代以后,才在文化上有所归化,但与北方史官文化迥异的巫文化,仍在民间弥漫流传。

  楚国后期,屈原流放湖南,其所作《离骚》、《九歌》,多追女之词,香草美人的情结一直流传到汉赋唐诗宋词之中,一代代的人,在香草美人文学的基础上,共同摹画湘女神采。

  此外,湖南地区冷热不常、房屋建筑随地势不可能筑成深宅大院、庭院深深,更何况劳动妇女要出外耕作。湖南女子有相当大的活动自由。她们美丽、聪慧为人所知。

  像使用女书的江永妇女,除此之外,还深具才情,并且十分讲究姊妹之间的义气,这在男权礼教统治的社会,很难想像。

  天时,地利和人文,就这样构成了“湘女多情”的极具地域人文色彩的概念。任草草

本文链接:http://a-dia.com/baiwei/394.html